ccoc 判决执行研究网
专注研究执行方案.合法之道
拒不执行与执行不能课题组

从立法入手规范财产刑执行

 二维码 62

作者:苏清涛 张胜利  来源:检察日报

  随着刑罚的轻刑化、人性化、文明化发展,刑事财产刑适用范围和空间不断扩展,财产刑在刑罚体系中的地位愈发重要。但在司法实践中,财产刑罚金的空判等不规范情形发生较多。笔者建议,从五方面规范财产刑执行制度,切实提高财产刑执行率。


  明确财产刑执行主体。实践中,大部分财产刑案件除先预收罚金外,基本上处于有判决但未执行状态。在通常的民事案件执行中,有具体的权益人作为执行申请人对法院的执行活动进行监督,对其中存在的违法活动提出异议。而财产刑的执行没有执行申请人,申请主体的欠缺使法院的执行缺少了利害关系人的约束,随意性较大。所以,应明确财产刑执行主体,从法律层面确定法院执行局为法定的执行机构,明确判决生效后在一定期限内立案执行,并赋予该执行机构对涉案人员财产进行调查等相应的权力,进一步确定财产调查制度,增强规范性、强行性,必要时可以采取强制措施执行财产刑。


  规范财产刑执行期限。目前,法律并没有规定财产刑的执行期限。法院亦没有动力或强制力去主动裁定减、免罚金,罚金刑总是处于生效状态,被执行人总是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不利于社会稳定。借鉴国外自然人破产制度,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可明确财产刑时效,时效过后,法院要强制裁定免除罚金,从而使当事人彻底摆脱诉累。同时,可以规定将财产刑执行情况与是否减刑、假释联动,督促罪犯在有效期内执行财产刑。


  明确财产刑在累犯制度中的作用。从刑法第65条关于累犯的规定看,凡是判处有期徒刑且附加财产刑或其他附加刑的罪犯,只要财产刑或附加刑尚未执行完毕,其刑罚就不应当视为执行完毕。但实践中,往往认为刑法第65条中的“刑罚”特指主刑,有缩小解释之嫌,实际上是将财产刑排除了累犯的认定。尤其是对于有财产而拒不执行财产刑的罪犯,其主观恶性并不一定比累犯小。因此,建议在法律中明确规定,凡是有财产而不积极缴纳罚金刑的,以法院强制执行完毕或者裁定免除罚金的时间为刑罚执行完毕的时间。


  完善责任追究机制。建议立法细化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犯罪构成,比如经执行机关两次以上督促提交有关财产调查报告而拒不提交、在执行机关发现当事人虚假财产调查报告经一次纠正后仍提交虚假财产报告、执行机关发现可供执行财产并督促当事人履行而当事人仍不履行或故意转移、毁坏财产及其他情形,应当构成犯罪。对于具体的刑罚,可根据相关数额、当事人虚构情节、实际造成的损失等确定。立法还应细化财产刑执行中渎职罪的犯罪构成,可从提供虚假材料的数量、给国家造成的实际损失等方面予以明确规定。


  规范检察监督机制。法院在判决后应及时将包括单处财产刑在内的刑事判决书副本,移送检察机关的刑罚执行监督部门。检察机关应当及时将财产刑执行情况纳入日常监督范围。若监督过程中发现法院对罚金、没收财产刑罚应当执行而未执行,罚没的财物不及时上缴国库,或者执行活动中有其他违法情况的,检察机关可以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要求限期纠正。


  (作者单位: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检察院,河南省新密市人民检察院)


文章分类: 拒不执行
分享到: